威尼斯9778网址-威尼斯最新网址-首页

学生频道 NO.23

学生小小说《刘国伟》——高一十班 蒋天赐

        

1.JPG

     他的房子,当然,已经归他儿子所有,可惜那儿现在仍空空荡荡,在天洋路的街角老气横秋地随他安息着。和他死之前一样,一样没人拜访。只有偷食的猫,在四面紧合的房子外,挠挠窗户也就走了。

阁楼上有老人没卖出去的音像,老金嗓唱机,满满一箱的附赠的明星海报,还有两把拖布,一个马札,用黑布胶带捆着破了的一角。生前的孤寂,在满满一屋的夕阳与灰烬中,可见一斑。

那个老人,一般般,特平凡。往往在他这年纪遗忘别人时,就已被别人遗忘。其实他何时不想把自己高歌,只是没等到那个时候,骨脉里的音乐已化作殡仪的丧钟。他现在呢,远走到了迷失域,就再不需要被遗忘。只有天边的列车表里有他的小小履历。那么,也许我的脑海里可以尚存一个维度,来保留他的生平,即我此时所述。

他叫刘国伟,普通人。

他生于1943,出生那天,正是意大利向反法西斯同盟投降的那天,他常常以此夸耀,虽然那和他屁关系没有。而他从不想说,自己的父母不久在沦陷区双亡。孤儿成了他的第一身份。

50年他上了学,57年他有了份修鞋的工作,58年他在青云沟的农场有了他的初恋,59年他在老鳖湾的炼钢厂旁与她分了手。同年,他开始酗酒,直到迟暮之年。

16岁时,他只身卷着铺盖,带着几本旧杂志来到了沈阳。到了那儿,他先去买一大袋儿苹果,去找了火车站的办事处,然后成为一名铁路工人。他搬进了铁道一局旁的宿舍,那里有个大喇叭,每天放着工人阶级进行曲。他去工具房交过差后,就坐在报废的火车头上,一边听歌,一边抠脚。

17岁时,他的右手拇指被打桩锤砸得粉碎。

18岁时,宿舍搬进来一群湖南人,他们带了几条香烟给办事处,然后成为了列车员。刘国伟每天站在滚烫的铁轨上,看着那群人在火车上说笑,唱歌。有个姑娘递给他一顶草帽,他接过去戴着。他从此,直至离开这条总修补不完的铁路时,就再没摘过它。姑娘后来在鞋厂工作。

19岁时他听说了北京。他梦着捡到一张去北京的车票,然后再次卷铺盖闯上火车,在天安门停站就可以。他要在老莫餐厅吃顿饭,会约会到一个苏联姑娘,可以叫伊芙丽,也可以叫娜塔莎,她总之要金发碧眼,要有两条金黄的大辫子。这是那年头少男们的春梦。但北京在那时候,很危险很危险。

20出头,他渴盼那一天,黑漆漆的铁道尽头会春光乍泄。有一日,他被叫去修理鞋厂做底子的机器。他邂逅了第二个心上人,他们彼此交换了家庭成分,阶级背景与毛主席语录。机器到底没修好,但两人都挺高兴。

21岁时,即1964年,刘国伟与张晓丹同志在工人大食堂里结婚了。大喇叭里放着从乡下录来的唢呐曲和以前的工人阶级进行曲。他俩那天还照了相。张姑娘留着短发,眯着小小的眼睛,鬓上别着朵花。刘国伟正襟危坐,方方正正的头缩在肩膀里,四指的右手藏在毛主席语录后面。同年,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,刘革。

65年时,大革命前夕形势加重。在寂静炎热的边郊车道上行走的他,常常好久看不到一辆火车,只是一辆内部拖车像病驴一样从远处喘着粗气,慢慢开过来,接他回去吃饭。司机,舍友,卖票的张二,还有盛菜的娘们都告诉他说,火车站就要关了。像那老火车头一样。

66年时,上海的另一个边郊火车站,工总司要北上夺权。五部座谈之后,火车站终于倒了。他们被关在宿舍里不让出去,外面几个红卫兵在大喇叭室里搜到了唢呐的录音。这他妈是四旧,你知道么。他们大声问责喇叭李,他只是凑到他们耳边,指着刘国伟小声嘀咕些什么。

半个月后,他老婆死了。一个红卫兵在和女工聊闲时接到电话的通知,他把未吸完的名贵烟搁在一旁的黑布上。然后大火燃起,刘国伟远远望见,从宿舍后窗跳了出去。他救下几个女工,和几个来吃午饭的孩子。他就是看不见自己的女人。然后他们怕火烧到外面的机床,愚蠢地关上了所有门窗。然后,刘国伟和消防队吵起来,动手打了一位革命份子,鼻梁给打塌了。然后他被抓起来。然后他被流放到新疆的开发工程那儿,途径北京,只是没见到天安门。

67年,革命甚至到了香港。刘革被人家领养了去。接着三年,刘国伟先是在农场里喂羊,然后去西部种树,接着见到了视察林场的领导,被叫去修车。然后随他去了军区,成了专职的修理工。

69年那次,当年那个红卫兵小柳来看他。他把一盒骨灰递给他火烧过之后,谁也认不住谁了,领导说,这骨灰甭管是谁的,也给你送来,好歹留个念想。刘国伟照着他的脸啐了一口。小柳跪下来,抱着他膝盖哭个不行。

70年时,罗布泊做核试验。一些原住民们举家迁移。在这之中,刘国伟认识了一个新疆姑娘。她戴着红方顶小花帽,留着两条锃亮的辫子,让他想起了苏联妞。于是,1971年,半劳改犯刘国伟同志和朵哈姑娘结婚。同年,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,刘新,刘红。

71年,毛主席很危险,而刘国伟很安闲,生活有了些起色。

年底,林彪集团被粉碎了,但当年林场里的领导,也被逮捕。刘国伟受到牵连,被作为随行从犯被带往北京。他与妻子别离,朵哈送给他右边的辫子,告诉他明年还会长齐。而那盒骨灰,不知是他前妻的,还是哪位女工的骨灰,和几本旧杂志一起,搁在朵哈的帐篷里。那里正烧着热羊奶,等老刘回去喝。

28岁,他进了五七干校,每天气喘吁吁。他得了哮喘。

73年时,朵哈那边氢弹爆炸了,老刘这里四人帮成立了。他写了六份情书给新疆那边,都被门卫恶毒地贴在大字报旁边。

被放出来时,刘国伟33岁,他跑到天安门那里,和许多群众为毛主席和周总理哭了一场,为自己抹了把泪。他买了筐苹果给车站办事处,但人家没要他。他后来辗转于北京几个胡同,在飞鹰自行车厂谋了个焊辐条,修链轮的差事。

他辛辛苦苦,他精疲力竭。

在四十岁时,他收获第三次婚姻。媳妇是厂里的瞎子张先容的,挺胖,脸盘子大,其他的到都好些。是个纺纱工,但仍裹着小脚。刘国伟并不欢喜,但也只能把余生来凑合了。他有一瞬间为朵哈迟疑过,但那也只是一瞬。1984,工人刘国伟与工人金兰飞结婚。老婆不生。三年里领养了两个女儿,一个男孩儿。

女儿四岁时,改革开放十年过。自行车厂的生意越来越好。金兰飞厂里减工,赋闲在家,照护孩子。此后十年平平淡淡。刘国伟有一回坐火车去了新疆,来接他的是大女儿刘新。在新疆枣场里有她一口饭吃。朵哈走了。那年地震她为了拿骨灰盒回到危房里,和那份六六年的纪念一起被掩埋了。刘红已经结婚,女婿是个留着大胡子的胖男人,他和几个男人总是在家用维吾尔语大声争持些什么。刘国伟只回过三次。

98年时,昔日神鹰突然招架不住危机,倒闭了。刘国伟庆幸早在几个月前找到红卫兵小柳,他帮刘国伟盘下了一家卖录音机的店面。每天一大早,老刘打开店面,放着张学友的<头发乱了>拎着马扎,坐在店门口。偶尔有几个朋克仔走过来,满嘴英文地问这问那。

00年过完元旦回店时,老刘发现店里一片破败,值钱的收音机,唱片机都被偷去了,只留下了一台金嗓子老唱机。他想到了自己的混账儿子,忙跑到学校去,才知道儿子三天没去上课。他网吧里输了钱,带人混抢了老爹的店。老刘说,他永远不要看见他。结果真的有六年了无音讯了。

60岁了,他也成了老头了。老伴儿在医院里总说要给他办长寿,他不肯。就那年,老伴在非典中去世了,老刘撑不住,倒在地上哭了半天,谁也劝不住他。女儿高考时发挥挺好,上了一本。这一年就过去了。

后来老刘仍是卖音像,在街边儿摆个摊。对街的同行告诉他摆几个三级片卖好赚钱,他不听,他说小孩儿来来往往,看到不好。可他确实赚得很少。06年时,他儿子回来了,带着一个女人。他说他现在在河北做事,开挖掘机。旁边的女人穿着皮裙,画着眼熏,不住白着老头。老人很高兴看到儿子,可他们只是从他那儿拿了些钱便走了。之后老人中风,又加上劳改时得的哮喘,渐渐不去出摊,只是在家坐着。看着满满一箱的老影片。

大女儿后来嫁给建材的老板,移民美国了,想接老人过去,老人不愿意,他总感觉刘革有一天会来找他。二女儿很少来看他,她在发廊做事,忙。至于他为何后来郁郁寡终,大概因为一二年的事。他在报纸上意外发现自己女儿的名字,刘新,刘红。她们在新疆恐怖运动中作了牺牲品,那个留胡子的女婿,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他那晚放下报纸,出去走了很久,在灯火通明的广场上,中风发作,昏倒在地。

后来的事,大家可想而知。老人从此每天关在屋子里,开始听听唱机,唱机坏了,就坐在马扎上发呆。

他越来越困,精疲力尽。年初辞世,在他七十岁时。

刘国伟的房子留给了他小儿子,其他财产留给了二女儿,那张他和晓丹的结婚相片远寄重洋,给了大女儿。

这就是,刘国伟一生的事。

他普普通通,万人里的随便一个,从来被漠视。在大家中间活过,在大家中间死去。

友情链接 辽宁省教育局 大连市教育局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

威尼斯9778网址-威尼斯最新网址-首页大连第二十三中学 管理登录
地址:大连市甘井子区华东路校园街3号 邮政编码:116031
电话:0411-86530181 86532258 86530778

威尼斯9778网址|威尼斯最新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